当前您在: 主页 > 军事 >

当前您在: 主页 > 军事 >

欢迎关注Anitama订阅号!


命运比匹诺曹还惨的木偶人


初看这部名为《樫の木モック(新木偶奇遇记)》的动画时,可能会认为这只是一部照搬Carlo Collodi在1883年发表的小说《木偶奇遇记(The Adventures of Pinocchio)》的原作设定和剧情、类似“世界名作剧场”系列的动画,事实上只是借用了部分设定的致敬作而已,有着和原作大不相同的展开。而之后到了1976年又出现过一部名为《ピコリーノの冒険(木偶奇遇记)》,在设定上更接近于原作,且正式标题还带有“ピノキオより”(源自匹诺曹)的前缀,大概是为了以示和72年这部的区别吧。不过,72年的这位木偶名叫“Mock”,即为木雕模型之意,在此称作莫库,而76年的则叫“Piccolino”,都特意规避了原作名字。


《新木偶奇遇记》图集


此作的整体基调比较沉重压抑,和制作方龙之子之前一部《小蜜蜂寻亲记》一样,主角总是耷拉着眼皮,一副无精打采的哀怨神情。故事的开头,一棵橡树由于飓风而被吹断了一根树杈,一位木雕工匠老爷爷将其捡起并雕刻成了人偶,随后一位琉璃色头发的妖精出现在爷爷的小屋中,赋予了莫库生命。不过妖精并没有赋予莫库人性,当时的他还存在较多的缺失,例如没有嗅觉、无法感觉到疼痛等,只能靠他自己通过做善事来获得成为完整的人类的条件。


《新木偶奇遇记》OP截图


最终话发生在圣诞节期间,莫库来到一处城镇后被当地的官员盯上了,即便在当地的教父的劝说下,官员依然坚持认为他是“恶魔的人偶”而想要逮捕他。这时莫库为了帮助一名患病的女孩,前去拜访医生购买药草,但高昂的价格令莫库一度萌生了偷窃药草的想法,但他意识到盗窃行为是一种恶事,于是前往山顶自己采集药草。当他来到山顶的冰之平原时,却一脚踩空掉入了悬崖,虽然没挂,但身体逐渐冻结,于是莫库居然用摩擦双臂的方法让自己生火,一边燃烧着一边融化悬崖上的冰壁,爬上了平原。这时的莫库已经筋疲力尽,在他倒下的地方,冰面融化后奇迹般的露出了他所寻找的药草。


然而接下来所发生的让当时观看的孩子们都致郁了,当莫库带回了药草治愈了病中的孩子,和爷爷一起庆祝圣诞之时,官员又再度出现,向莫库开了枪。莫库的头部被枪击中,在雪中缓缓的倒地后,被一团光芒包围了起来,官员见此状便吓得逃掉了。而那团光就是在第一话赋予他生命的橡树精灵,她将自己的生命给了莫库,让莫库以真正的人类的身份觉醒了。


笔者自扫《樫の木モック》精选话数DVD第二卷封面


此作还尚未有完整话数的DVD片源,在2002年曾发行过全三卷的精选话数DVD,笔者恰巧淘到过其中的第二卷,算是目前较为清晰的版本了,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将此作的全52话以DVDBOX形式发行。


笔者自压《樫の木モック》精选话数DVD第二卷视频

被遗忘了的动画版月光假面


说到《月光假面》,熟悉特摄的朋友首先会想到的一定是1958年的真人版剧集,对这部作品想要了解的可移步《昭和三十三年 月光假面诞生的背后(一)》,而这里我们要说的则是1972年的名为《正義を愛する者 月光仮面(钟爱正义的侠士 月光假面)》的全39话的动画版。当年因为相当于《月光假面》真人版在企划动机、表现形式等意义上的后继作《假面骑士》的大热,因此这位已经开始被人遗忘的日本最初的特摄电视剧超级英雄又被翻出来再临世间,带有着回归原点的意味。此作弥补了很多在真人版中难以实现的华丽动作场面和增加了当时在特摄片中也较难制作皮套的怪人造型,但播放期间正值《假面骑士》第一部跨入第二年播放期,也就是饰演一号骑士的藤冈弘复归的阶段,因此被分散了民间关注度,以致于今天我们提到月光假面首先想起的依然还是1958年播放期间收视率曾到达约68%的真人版(而阿童木的真人版和动画版的命运正相反)。


《钟爱正义的侠士 月光假面》图集


和之前服装略显寒酸的真人版相比,动画版的造型修改和改良了一些地方。例如原本的白色头巾改成了白色的头盔,头盔上的新月的朝向和特摄版的左右镜像了一下,原本的太阳眼镜也更接近于防风镜,原先如同摔跤运动员般的腰带改成了两轮新月和一串星星造型的组合,手套和靴子由白色改为黄色,摩托车“Moon Light”由简单的市售车型涂白漆改成了类似假面骑士的旋风号的款式,这些改进得到了原作川内康範的好评,不过这些细节按照当时特摄片的道具制作水平其实也已经能还原出来。在真人版中,月光假面经常是拔出腰间的两把枪二话不说就呯呯呯了,但动画版中却很少使用到枪,较多的使用的是鞭子攻击,以及腰带上的星型手里剑和月型回旋镖。每到战斗场面,周围的背景便被换成了具有迷幻感的波形条纹,如同进入了异次元空间一般…等一下,你不是恶魔人么?这位极度近似恶魔人名为蝙蝠男的人物居然成为了邪恶组织“撒旦之爪”的使者,并早于1972年的《恶魔人》动画版登场于屏幕中。动画版共分为三个章节,第一章为“撒旦之爪”篇,为第一到十三话部分,敌方怪人多以面部接近人类形象的为主,如蝙蝠男、红蝎、白发鬼,剧情上有致敬江户川乱步的《少年侦探团》的意味;第二章为“猛犸金刚”篇,为第十四到二十六话部分,敌方怪人更多的加入了具有受《假面骑士》影响意味的生化型要素,名字也多为海星人、变色龙人、蚁人等;而到了第三章“龙之牙”篇,则更多的基于真人版第一部的内容,敌方阵营的登场也不局限于每话单人,团体战占主导。


动画版月光假面的战斗场面、武器、第一话登场的疑似恶魔人的怪人形象


我们都知道假面骑士的设定动机一部分基于将月光假面的“骑着摩托车的超级英雄”继续发扬和深化,而担当1958年《月光假面》真人版原作和脚本的川内康範,作为日本的电视特摄英雄最初的缔造者,在1959年还有一部名为《七色仮面》(七色假面)的作品问世,同样也是蒙面英雄配以左右手两把枪的套路。川内在七十年代电视特摄这一领域也有着一席之地,但其担任原作的剧集多数在人气和被记忆度上比起石森章太郎的作品还是略输一筹。例如1972年的《愛の戦士レインボーマン(彩虹化身侠)》、1973年的《光の戦士 ダイヤモンド・アイ(光之战士 钻石眼)》、1975年的《正義のシンボル コンドールマン(正义的象征 神鹰人)》等三部电视特摄,制作方都为NET(即现在的朝日电视),可以发现一个共同点便是,都是如同阿拉伯人一般头缠长巾,外加披风,基本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也就成为他笔下英雄的一个局限性。


川内康範笔下的超级英雄


川内康範自小在寺庙里出生和成长,佛教对他的影响极其之深,也进而影响了他的创作动机,因此也就产生了月光假面的标志性台词“憎むな、殺すな、赦しましょう(不要憎恨、不要杀戮、请将之救赎)”,其根源于佛教用语“借無上道”,意即无偿的爱,也就是说对恶人的惩罚并不仅仅在于剥夺其生命(同时作为作词家的川内,无论是笔下英雄的台词还是其歌曲词句的押韵感都极易让人听后记忆深刻甚至于洗脑,在如今认知度极高的一首词作便是《彩虹化身侠》中去死去死团的主题歌《死ね死ね団のテーマ》了,相信大家都会唱)。而月光假面的人物设定也根源于和日光菩萨一起作为药师佛的左右胁侍的月光菩萨,即是无论面对着善人或恶人,都能无差别的以月光沐浴之,同时神佛又代表着和超人理念相似的绝对的力量。虽然其原型根源于佛,但川内始终不认为月光假面能够代表“正义的一方”,如果世间存在真正的正义的话,那只能由佛自身来代表,而月光假面也仅仅是普通的人类而已,不能随便的称之为正义(假面骑士也同样用寻求“人类的自由”来规避了正义一说),这其中包含了他对并没有过去多久的战争的反思。

阿忠来了!


《小飞龙》这个名字,对于九十年代及之后出生的国人来说可能是相当陌生的名字,但这部作品和差不多同期引进的《星球大战》(即《战国魔神》)、《恐龙特急克塞号》等作品一起构筑了八十年代中后期电视屏幕上的日本动画和特摄的大图景的一部分。笔者作为没有亲历八十年代初《铁臂阿童木》在国内首播的一代人,所接触到的最早的日本电视动画便是这部手塚治虫原作,原名为《海のトリトン》(海王子)的作品了,最初目击到的是第十八话《灼熱の巨人タロス》,其中色泽如青铜或岩石般的巨人所带来的压迫感绝不亚于之后第一次目击初代《奥特曼》的观感。而剧中长期裸露上身却无点可露的美人鱼角色,不知为何透着一股儿童向的性意味而令人印象深刻。而几十年后重看此片,美人鱼的傲娇、短发和贫乳属性还是那么的有趣,不愧是童年启蒙……当时播放期间(1988年前后),《小飞龙》在孩子间人气相当高,并不亚于同期播放的特摄片《恐龙特急克塞号》,当时的孩子非常流行打扮成身穿披风、腰间配一把红色短剑的造型,和佩戴克塞的红色头盔的热度不相上下,笔者也曾收集过各种《小飞龙》相关的画册、卡带、手帕、玩具等等。但由于此作日后的重播率不高,所以产生了认知断层现象,甚至很多人会将其和另一部稍晚引进且播放率也较低、题材同为基于亚特兰提斯大陆的动画《大白鲸》互相混淆,不过只要一提到剧中白海豚常说的台词“阿忠来了”,各种记忆的片断也会随之浮现起来(可能由于“小飞龙”这个译名的辨识度不高造成)。


《小飞龙》图集


即使是没有亲历过引进年代的读者,将《小飞龙》作为对日本七十年代电视动画的入坑选择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首先其漫画原作为手塚治虫,连载时期的作品名称为《青いトリトン》,其次动画版是仍作为“富野喜幸”时期的富野由悠季担当监督的最初作品,具体可参阅《从小飞龙到GUNDAM:富野由悠季所选择的道路》,再次是在《小飞龙》中初次担任制片人的西崎義展同样也是后来《宇宙战舰大和号》的制片人,富野和西崎这两位大佬也在七十年代末通过各自的代表作向世人证明了拔高动画观众年龄层所能带来的社会影响力,而这部共同出道作的高品质也使其成为了在《宇宙战舰大和号》问世前率先在高年龄观众群体中获得大人气的动画,甚至形成了日本最初的围绕某部电视动画的民间粉丝团体,且多为女性所构成。


阿忠的名字トリトン(Triton、特里同),源自于古希腊神话中的海之信使,是海王波塞顿和海后安菲特里忒的儿子,按照设定来说这个种族都是人鱼的形象。十三年前,藏匿在海边的洞穴中的一位绿头发的婴儿被渔夫一平发现并收养长大取名为阿忠,虽然一平一直惧怕有一天这个孩子会如友人的预言般回归海洋,但有一天阿忠在风浪中的一次潜水,使他陷入了更深的海中,并遇到了一只额头有黄色V字的会说话的白海豚,这就是后来成为阿忠的保姆式角色的露卡。露卡告诉阿忠,他是特里同族的末裔,他的父母早已在波塞冬一族的迫害和杀戮中死去,让他找回藏在一平家中的奥利汉短剑和披风恢复海王子的身份(这把短剑的材料是古希腊神话中的一种名为Orichalcum(奥利汉钢)的幻之金属,还作为假面骑士Blade的武器材料、圣斗士的圣衣材料等在各种作品中出现过),这时阿忠和一平脸上都浮现了不可名状的浓重黑线…


阿忠从白海豚露卡口中得知自己的身世、为了不连累养父和村里人而踏上旅程


在第二话中,阿忠遇到了常驻海豚角色之三兄弟,戴眼镜的大哥伊鲁、长着雀斑的二哥卡鲁、头戴粉色海螺的三弟芬,以及一只超巨大的名为梅顿的海龟,海龟让阿忠找到一只海螺,他的父母在生前将要对阿忠说的话灌注于其中,大致就是要为特里同族复仇,干翻波塞冬一族的意思。在不同的话数时期和区域,对应着不同的波塞冬一族的干部,此时的初期女干部名叫杜莎,是一个如同美杜莎般的女妖,掌管着北太平洋,属于波塞冬七将军的一员,另外还有掌管南太平洋的鲛人布列斯、掌管北极海的牛头海怪美达斯等等干部。


海豚三兄弟、大海龟、阿忠通过海螺获得父母留下的信息、初期女干部杜莎

《小飞龙》中各种登场角色


在第四话中,阿忠遇到了一位由一群海豹守护着的美人鱼,她其实就是特里同族的另一位末裔妮妮(按原名ピピ翻译为碧碧),她正要作为本族最后的继承人坐上冰座举办花祭仪式,但阿忠的出现令她很不爽,从属性上来说就是非常教科书般的傲娇。在本作的样片版中,妮妮的形象是金发马尾,看上去比正式版的短发要女人味很多,不知道因为什么大人的原因给剪了。最开始妮妮一直保持着大小姐的性格,随着历练的增加变得收敛,而在原作中最终与阿忠结婚,并生了七个娃,在阿忠死后成为寡妇。


美人鱼“ピピ”的初登场

美人鱼在样片版的马尾造型和正式的短发造型


到了最终话理应是阿忠找到波塞冬神像并战胜之的结局,但隐藏在背后的设定通过波塞冬一族之口又出现了惊愕的展开。特里同族的祖先是5000年前在大西洋沉没的亚特兰蒂斯一族人的后代,当时亚特兰蒂斯族便是使用了奥利汉短剑来打造出了波塞冬神像,但亚特兰蒂斯族居然把波塞冬族的人当奴隶一般对待,并作为活体贡品献给波塞冬神像,从而在两族之间酿下了仇恨,但少部分的波塞冬族人依靠奥利汉短剑力量的保护而存活了下来。


波塞冬一族的城镇在其顶端开口处依靠着神像所散发的正能量庇护着,如同太阳一般使得仅存一万人左右的波塞冬族继续存活下来。就在波塞冬族想要借助正能量对亚特兰蒂斯族复仇之际,亚特兰蒂斯大陆沉没了,同时用于对抗波塞冬族的拥有负能量的奥利汉短剑被研发了出来,由亚特兰提斯族的后人特里同族代代继承,最后传给了阿忠。


而这把负能量短剑牵动着具有正能量的波塞冬神像的活动,剑出鞘之际,神像就会活动,就在阿忠与神像战斗的时候,离开正能量庇护的波塞冬族人随即死去。也就是说,波塞冬族之所以百般防备阿忠,是为了不让短剑的负能量将族人以及整个海底文明彻底摧毁。随着阿忠将短剑插入神像喉部,波塞冬族也彻底全灭,阿忠面对着夕阳非常苍劲有力的捋了下头发,带着美人鱼生孩子去喽(后面的事儿在动画版并没表现)。


最终话的正邪立场惊愕的大反转


这种结局的正邪逆转在当时也并不多见,但站在最后才知道真相的阿忠的立场,这只是一种对手的蓄意甩锅而已,早点为啥不说…既然都到这份上了那还是给个全灭吧(Cha研一般的严肃脸)。最后贴一张笔者十年前画的小飞龙同人图,和之前的小超人帕门的是一个时期的。


笔者十年前画的《小飞龙》同人图


此外,1972年一月开播的作品还有一部《姆明》第二作,在《对20世纪日本电视动画史的回顾与拾遗 (二十一)》有过连带介绍,在此就不赘述了。


通常版题头图之三十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