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国际 >

当前您在: 主页 > 国际 >

《情事》:结婚不要太早 而离婚要趁早

生活中很狗血的秘密,总是隐藏着丰富的人性,如果我们能以当事人的身份走入其中,可能会发现自己先前的判断谬误百出。日剧《昼颜》曾带我们走进一个生活乏味的日本家庭主妇的生活世界,让我们看她孤寂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直到我们忍不住支持她背叛与她貌合神离的丈夫,令结新欢。近期逐渐热门的美剧《情事》也和《昼颜》也有其曲同工之况味:一段会为社会舆论所唾弃的婚外恋背后,会藏着如何叫人撕心裂肺的人生经历?

《情事》于2014年在美国播出,2015年该剧获得了第72届金球奖最佳剧集奖和最佳女主角奖以及最佳男主角奖提名。《情事》第一季在国内网站上播出时,名叫《婚外情事》,第二季播出时被去掉了“婚外”二字,《情事》听上去比《婚外情事》听上去要体面一些吧?但我们还可以将该剧的英文名《The affair》直接翻译成《外遇》。

男女主人公是各自的外遇,两个婚姻中人各自离婚走到了一起。这听上去是多么愚蠢自私不道德之举啊。但《情事》使用的编剧法却扭转了观众对“外遇”先入为主的恶感。如近年流行的“浸入式”戏剧一般,《情事》为观众提供的也是“浸入式”的体验。全剧故事以出轨丈夫诺亚、诺亚妻子索拉薇、出轨妻子艾丽森和艾丽森的丈夫科尔四人的视角推进。诺亚与艾丽森相遇时已经结婚17年,他娶了大学校花索拉薇,她漂亮又出身名门,有钱有文化,他们婚后生了四个孩子;而30出头的艾丽森则是餐馆女招待,她的丈夫科尔曾是她的大学同学,如今是个贫穷的牛仔;诺亚与艾丽森在餐馆相遇,他们的爱情如干柴烈火,熊熊燃烧。两个“不道德”的人开始了他们“不道德”的恋爱。诺亚的妻子索拉薇和艾丽森的丈夫科尔则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

《情事》以两队夫妇、四个人的视角揭开了这段外遇背后的隐情。在出轨丈夫诺亚眼中,他们一家人的生活全靠有钱的岳父岳母支持,妻子嘲笑他的文学梦想和他失败的作品,岳母讽刺他的无用,岳父则不断给他的创作失压,连他游泳锻炼身体都要被家人干涉。诺亚只想从如此寄人篱下的生活中逃跑;而艾丽森对自己婚姻的记忆全部都是痛苦:艾丽森和科尔的儿子不幸在一次派对上跌入泳池,溺水而亡,艾丽森无法原谅丈夫对儿子看护不严,也无法原谅自己没有及时带儿子去医院,她因无法再面对儿童患者不得不辞去了护士的工作。失子之痛不断侵袭着她,让她再也无法和丈夫重燃爱火。而在诺亚妻子索拉薇的世界里,她平静的生活被无缘无故的打破了,被她俯视的丈夫无情背叛了她;在艾丽森丈夫科尔的眼中,失子不应该成为艾丽森抛弃他的理由,他无法理解艾丽森为何要离开他们的家。

一段外遇,四个视角,如同给观众讲了四个人眼中的外遇故事。在常人看来卑微猥琐的丈夫诺亚、他典雅端庄的妻子索拉薇,不安分的艾丽森和她安分守己的丈夫科尔,在该剧不同视角的叙述下变成了心怀壮志却被人践踏尊严的诺亚、傲慢无礼的索拉薇、楚楚可怜需要爱情拯救的艾丽森和沉闷无趣的科尔。在四种视角的叙述下,原本可恶的外遇事件展现了深奥莫测的人性。就连终于走到一起的诺亚和艾丽森对他们的爱情也产生了分歧:在他们的记忆中,他们都认为是对方主动追求了自己。

我们经常说:要站在对方的角度看问题,但生活中能有此境界的人寥寥无几。《情事》帮我们触摸到了这种境界,它带我们走入不同的思维世界,透过不同眼睛看一个个存在于不同价值观中的世界。爱情和婚姻不仅是我们互相体贴就能天长地久,更多时候是价值观决定了我们是生死与共还是劳燕分飞。诺亚和艾丽森都是心中有“诗和远方”的人,他们都愿意通过不断努力和改变来为自己赢得更高的人生层次,而索拉薇和科尔则是恐惧变化的,索拉薇唯恐丈夫成功而时时打击他的积极性,而科尔则不愿积极摆脱财务困境以至妻子艾丽森不得不靠帮毒贩带货赚钱。“浸入式”的观剧作体验颠覆了我们对道德和人性的认知。

两个出轨主人公都曾对人说过他们与配偶的不和;诺亚说,我后悔和索拉薇结婚,那时我太年轻,而她漂亮又有钱,娶到她是我的梦想;可是如果让我重来一次,我会停下来想一想,我们是否真的合适。艾丽森则和人说,我们大学毕业就结了婚,我们结婚太早,我们并不合适。

比诺亚和艾丽森的出轨更发人深省的是诺亚岳父的选择:这位著名作家看到女婿和女儿离婚后突然醒悟,他告诉旁人,他非常理解女婿的选择,因为和他女儿在一起过日子太不容易;这腿脚已经不利落的老头竟也火速和妻子离了婚,告别了他富有的生活和刻薄的老婆;他找到了他曾爱过的女学生,他告诉女婿诺亚,他因为害怕失去稳定赋予的婚姻生活而离开了最爱,“可是我在这一生中的每一天都想念她。”

在复杂的人性之外,《情事》其实告诉我们的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结婚不要太早,而离婚要趁早。

http://www.china100.com.cn/9DOtkxHIvn/3422388431.html